回顧以往,面對所發生一切,充滿了感恩,原來當時看似逆境的種種,最後是要引導我認識正德,走向學佛之路,體會學佛之後心境的截然不同,生命恍如重新再造。

來自上海的新娘
我來自上海,目前住在彰化縣和美鎮,民國八十五年嫁到台灣。記得當時台灣大街小巷剛好在流行「愛拼才會贏」這首歌;我深深記住,人「愛拼才會贏」,所以為生活而拼,就是我人生的目標。
從小到大,從不懂得什麼是「佛法」,被教導的是要孝順父母,尊重師長,才是做人的本份。我是受過教育長大的,曾經在上海一家公司上班,所接觸到的,都是高知識份子,家庭也非常的和諧。在中國政策剛剛改革開放時期嫁到台灣,沒想到後來竟是一段失敗的婚姻,成為單親媽媽。當我聽到這首「愛拼才會贏」,我明白,必須要用智慧,在工作上努力,才能改善我的生活。

一向強壯的身體卻突然罹患癌症
去年六月,對我而言,是生命的一大轉折。因為一向健康的我,竟然被檢查出罹患卵巢癌,且已達末期。聽到這樣的消息,對我猶如晴天霹靂。看著醫生告訴我,「你是白痴啊!任由卵巢腫瘤長得這麼大、這麼恐怖,才來檢查。」是啊!一向自認為身強體健,體重達六十五公斤的我,怎會想到有一天自己會與「癌」有關呢!何況未生病前,我的健保卡幾乎未留下就診記錄的,即使是感冒,也只是喝白開水,讓身體自然痊癒。從小即使生病,就不喜歡打針、吃藥,因此,實在無法想像,我竟是癌症患者的事實。

 

身為單親媽媽,獨立肩負扶養孩子的壓力,為了實現我的夢想,不得不日夜不斷的打拼,工作對我而言,是精神上的寄託,往往是早上九點出門,晚上一、二點才回到家。我的人脈也非常的好,手機最高的記錄,一天可以接七、八十通,每月的業績甚至可達到十萬元。常常是利用晚上的時間,與朋友一起去吃宵夜,舉凡羊肉爐、生鮮類或各式葷食補品,通通進到我的肚子裡。

 

記得從腹部摸到硬塊之後,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發現腫瘤長得很快,同事建議我快到醫院做檢查。但因工作太忙了,一直未進行檢查,拖到最後,真痛到受不了了,才去看醫生,沒想到檢查結果竟已是卵巢癌末期,醫生表示,必須住院開刀。原本日期都排定好了,但最後因難以消除內心的恐懼,還是臨陣脫逃了。隔一、二天,朋友又建議,不然換別家醫院,再做進一步的確定。但檢查結果,答案都是一樣,醫生還說這顆腫瘤長得非常恐怖,可能只有三個月的活命。到自己的生命只剩下三個月,真一時無法接受,哭了出來,我告訴自己絕不能死,孩子需要我啊!

 

身為長女的我,當初因違背父母親的意思,嫁到台灣來,此刻怎麼忍心讓他們為我的事傷心難過,因此,告訴自己無論如何也不回上海,死也要留在台灣。當知道自己的生命只剩下短短的三個月,只要能有活命的機會,我都抱著希望。其中有些朋友很熱心,帶我到台中一間密宗的道場,當仁波切瞭解我的狀況後,說要幫我做火供,參加每月的會員一千元,對金錢的觀念,我本來就是很慷慨,也很捨得布施,馬上就答應。後來,到正德聽了師父上人的開示,我才瞭解布施也要有智慧。先前的我就是缺乏智慧,經常購買雞、鴨、魚、肉,尤其是台灣特產薑母鴨、燒酒雞,我不但都學會了烹煮方法,也經常大顯身手,煮給朋友們共同品嚐,一次花費三千元、五千元不等,我從不吝嗇,現在才恍然明白,原來食肉因果自在其中。

 

殘酷的病發事實
我是行走地獄一遭再回來的人,看到師父上人出版的清涼法語「貧窮無慧、向善學佛--再造人生」這句話,讓我感觸良多。或許對我而言,開刀也算是「再造人生」吧!然,我卻不願意接受開刀,每次聽到別人要開刀,總感覺事不關己,如今自己遇到了,卻嚇得兩腿發軟,因為恐懼開刀之後的痛苦,於是,第二次要開刀時,我又落跑。

 

過了二、三天,肚子實在痛到受不了,朋友建議,再到另一家醫院檢查,同樣的答案、同樣的結果,一講要開刀我就落跑,如此在醫院三進三出,最後逼得肚子已經痛到無法再承受,才決定接受開刀。醫生告訴我說,開不開刀生命同樣只剩下三個月的時間,但是不開刀生命會提早結束。

 

尚未開刀時,我的肺部嚴重積水,連呼吸都有水泡,有時痛到半夜睡不著,只好到醫院掛急診。開刀前一天,安頓好孩子,晚上住到朋友家。剛好她們家供奉了一尊觀世音菩薩,朋友要我以虔誠的心,稱念觀世音菩薩聖號,祈求菩薩加持開刀順利。因為半夜常痛的睡不著,於是起來坐在菩薩的面前稱念聖號,念到不知不覺就打起瞌睡,不久又疼痛難當的醒過來,再繼續誦念,就這樣斷斷續續念到晚上九點,痛到我起煩惱心,於是,下定決心與病痛一搏。

 

就點一炷比較粗的香,祈求菩薩慈悲加持,心想如果真的能消除我的疼痛,我就相信佛法。就在持誦聖號中又睡著了,醒來時,感覺怎麼不痛了,真是奇妙。也許菩薩聽到我的祈求了!更不可思議的是,一般的香點燃一段時間,灰燼會自動掉下來,可是那炷燃過的香灰卻遲遲沒動靜,我心裡疑惑的想著,既然不掉下來,我就一直持誦佛號到它掉落為止。就這樣持續到凌晨一點十五分,那炷長長的灰燼,終於似應聲落地的雞蛋一樣爆散開來,我整個人也被驚醒,不知怎的,眼淚似泉水般的湧洩出來,內心有股莫名的感動。隔天到醫院,打電話給一位同樣是佛教徒的朋友,說明開刀一事,朋友要我趕快稱念觀世音菩薩聖號,其實我早已開始持誦了。本來預定手術時間大概要四個半小時,結果,順利的縮短為二個半小時。心想,是不是菩薩的加持感應。尤其,當人在最無助時,通常只要感覺有一點點希望,都會想盡辦法去抓住它。就像一個即將溺水的人,突然在水面上抓到浮木一般。

 

病苦因緣結識正德
經朋友的介紹,知道有個正德佛堂,菩薩非常的靈感,出院的第一天,朋友隨即帶我前往正德佛堂,因為剛從醫院做過化療出院,此刻我的頭髮全部掉光,身體還非常虛弱,走路時須有人攙扶。

 

演如師父看到我,便說我一定常吃肉,殺業太重了。這些話讓我好懺悔,想到以前確實三餐都必需有肉,尤其難以抗拒香腸的美味,有時明明吃飽了,仍禁不起誘惑,又買二、三條解饞。想想愛吃肉的程度,今天被剖肚子真是因果報應。師姊也勸我要吃素,只是延續三十幾年的葷食習慣,一下子要改變,對我而言的確很困難。雖然聽得進去但不見得做得到。而請示過程,月紅師姊所談及的許多道理,深深感化了我,不覺流下感動的淚水,領著菩薩指示的功課,滿懷喜悅的踏上回家之路。

 

其實,早在身體健康未出現狀況時,朋友就經常提到正德佛堂,並時常邀約我前往參加法會,但我都抱著敷衍、應付,不以為然的心態,認為那是在搞迷信的活動。而經歷這場病苦的因緣,讓一向「鐵齒」的我對佛堂的看法全然改觀,往後只要有活動我一定跑第一個,比誰都勤快。

 

在此,要感謝月紅師姊、淑雲師姊,她們是我心目中最莊嚴的美女,如果沒有她們在旁一直鼓勵我,我也不知道如何走出這段病痛的日子。今天大家看到我能以如此高亢有力的聲音講話,一切得感恩師父上人開創正德佛堂,讓我得以蒙受觀世音菩薩的加持,否則自己早就沒命了。如今有佛堂的師父、師兄、師姊等眾多人的鼓勵,我一定要挺起胸膛,勇敢的面對未來。

 

起心動念皆造業
現在我每天早上起來,便認真的做功課、拜觀世音菩薩。未開刀時,我的癌症細胞指數原本高達四千多,開完刀後變為一千左右,直到上月,指數竟然已經下降到十五,我欣喜不已。於是決定開始吃素,朋友知道以後,不免責備的說:「妳有神經病啊!現在還在做化療,若缺乏抵抗力,怎麼有力氣承受;且萬一妳真的走了,怎麼對妳的父母親交代呢!一定要吃魚補傷口、吃肉補元氣,等做過化療,身體好一點了,再吃素吧!」我告訴朋友,我都已經在菩薩面前發誓要吃素了,他們說:「發誓歸發誓,等妳身體好了,再來跟菩薩懺悔,反正菩薩又看不到!」聽聽好像也有道理,因為自己實在也不懂,認為那就喝魚湯、骨頭湯,其它部份不要吃就好了。

 

結果到了晚上,就做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夢,夢到要買鵝肉回去給孩子吃,卻忘了帶走,再折回去時,卻在他們的廚房地板上看到被肢解的人手及雙腳,好像剛剛從冰庫拿出來,就靠在牆邊,一邊走,心裡想,莫非有人被分屍?一向富正義感的我,心想:準備等一下出去,要馬上報警,這裡一定在從事不法的勾當,心裡正想著…,突然後面來了一個聲音說:師姊我們老闆還兼賣人肉。我聽了大吃一驚,拔腿就跑,連鵝肉都不敢拿,騎著摩托車趕快逃離,因為太緊張了,結果摩托車摔倒在地上,驚醒過來,才知道我是在做惡夢。心頭不禁震了一下,我只動念頭說要吃肉,晚上就做了這麼恐怖的夢…,就這樣,從那一刻起,徹底打消了我吃肉的念頭,並且將朋友從台中買來的魚,馬上把它處理掉。

 

閱讀《癌症飲食空氣水》書籍,調整飲食獲生機
我沒有吃過素,不曉得怎麼煮、怎麼吃才健康,就請教月紅師姊,只要任何對我身體有幫助的方式,她都非常有耐心地教我調理;此外,我也請了一本師父上人的著作《癌症飲食空氣水》回去閱讀,並依著裡面的方法去調整飲食。之前,這類的書我是從來不看的,認為與自己無關;而現在,卻瞭解到它對我是如此的重要。因為對一個肚子被剖一個大洞,頭髮掉光光,裝上人工血管的人而言,這種痛苦是難以言喻的,所以,想保命就不能不注意飲食了。

 

經歷這場夢境後,目前我已吃全素。去年剛好正德佛堂彰化分院十五年週年慶,月紅師姊鼓勵我參加法會,心想反正在家裡也難過,不如來佛堂參加共修,看著文宣上寫著會主、副會主,我不懂意思,便一一請問月紅師姊,師姊說參加法會可以為自己及全家人消業障、植福田,而佛堂再以這些功德費拿來從事社會福利工作。我馬上二話不說,比照月紅師姊所參加的項目,自己也加入一份。月紅師姊關心我這個正生病又得獨立撫養小孩的單親媽媽,一下子要支出這筆費用,考慮到我的生活問題,老實說這筆錢對我的確很重要;不過我認為如果讓這些錢轉移到佛堂,集合眾人之力,應該可以幫助更多人,豈不是更有意義。

 

俗話說:「傻人有傻福」,當時我也不知道這就是所謂的作功德,認為是為社會盡一己之力,因為這樣,讓我愈來愈接近更多的善知識,改變了許多之前的無明觀念。想想以往,結交的都是酒肉朋友,簽大家樂,台灣各種玩樂的方法我都學過,真的深感懺悔。現在才知道真正的寶是什麼,那就是「佛法」,目前「佛法」已是我心中最亮的一塊寶。

 

為了健康,我開始吃素,但未入戶籍的同修反對我吃素、學佛,每次看到我,就擺著一張臭臉,刻薄的對我說:「沒有用的東西,還住在我家裡。」雖然心裡難免不悅,但想起師父上人說過,即使受到別人的傷害,也要以喜悅的心去接受,或許這樣的考驗,正是菩薩指示我的功課。

 

每次到正德佛堂,總感到有一種莫名的喜悅;有天翠燕師姊來電,說佛堂需要大家幫忙持誦《地藏經》迴向,每人可以結緣十部,問我要不要與大家結緣,我馬上答應。她說功德無量,可是我不懂什麼叫功德無量,其實,我是抱著消磨時間、消磨我的痛苦、不要有時間讓我生煩惱,所以我每天以虔誠的心,拼命持誦《地藏經》,在誦念時真的很開心、快樂。心想,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法喜吧!

 

重業輕報,堅定佛法的信念
如果生病對我而言,是逆增上緣,則那些曾經給我逆境的人,尤其,我那位未入戶籍的同修,未嘗不都是我的逆增上緣。至今想到他,仍不免有恨意,需要的時候,把我捧在手上;我患了癌症,即百般的冷淡,甚至在外面盡說我的壞話。以前那些酒肉朋友,自我生病後,個個失去蹤影,讓我體會人生現實的一面。也認清楚什麼才是真正的朋友,生病是我此生最大的轉折,正德給了第二個生命,讓我重見光明。因此,我告訴自己:只要還有一口氣,只要正德需要我,我一定全力以赴的護持,以報答這份再造之恩。

 

三個月的日子,一天天的過去,當準備做第四次化療時,有一天,突然又摸到右胸長出一顆很大的瘤,心想莫非這些醫生所提,我剩三個月生命的時日已到的徵兆;心裡又慌亂的,是先去看醫生?還是到正德佛堂請示觀世音菩薩該怎麼做?最後還是決定隔天早上,直接到正德佛堂請示菩薩。

 

菩薩指示,此乃今生所食所殺、有意無意所傷害的一切眾生都已找上門,必須為自己所傷害的這些眾生超拔二十遍;累世祖先超拔六遍;累世配偶超拔三遍;滅定業真言十六萬聲;藥師琉璃光佛一千聲,須於五個月內圓滿功德。

 

而之前的功課都還未完成,要如何來完成這些功課,於是加緊利用早上的時間,每天虔誠不間斷的持誦,月紅師姊教我準備一杯水,念完後喝下。就在誦經過程中,同修常不給我好臉色看,想想自己是一個即將命終的人,任由他去吧!這是心境上很大的不同,因為在我未學佛時,內心對他是充滿著恨、不甘願,認定死也要死在他家,讓他難堪,內心充滿報復念頭,一直揮之不去;直到接觸佛法,漸漸學會以慈悲心去寬容別人,知道不必拿他的錯誤來懲罰自己,所以,現在的我,內心是非常平靜自在的。

 

剛開完刀的那段時間,身體相當虛弱,想到還要照顧兒子,萬一有一天須面對死亡,他是我唯一的罣礙。曾聽過上人於開示中提到要有預立遺囑的觀念,於是提筆寫好遺書,註明死後保險金將提撥五十萬捐給正德,一佰萬元留給孩子生活費。並告訴兒子:「若有一天媽媽真的走了,這封遺書交給淑雲阿姨,不准任何人插手,處理後事剩下的錢,叫外婆帶你回上海…。」把後事交代清楚,就全心全意做功課、誦經、拜佛。

 

經過三個月,回來佛堂請示菩薩,這顆瘤的狀況,菩薩指示,先到醫院做檢查。醫生診斷之後表示,沒關係!只是一顆青春痘。聽到這樣的答案,我好激動,因為菩薩的慈悲,讓我得以重業輕報,因為任誰也難以相信如此斗大的青春痘會長在胸部,當我聽到醫生的報告,我激動得要哭出來。但還是半信半疑,興奮的趕回到家,對著觀世音菩薩說:「如果這回真如醫生所言,我絕對護持正德,我相信佛法,不再說它是迷信的宗教,也一定渡化家裡的人學佛,讓我把佛法傳到中國大陸去。」

 

隔天早上,我照往常做早課、念佛,做完早課迫不急待跑到浴室,用手去擠擠看,結果啵!啵!兩聲,剎那噴出了夾帶黃膿的血水,我知道自己有救了,感動的流下淚水,久久無法克制,是喜悅;也深感懺悔,好感恩菩薩的慈悲加持。從那刻起,我對佛法的信念更加堅定了。

 

回到佛堂遇到演如師父,她說我的氣色愈來愈好,要我對菩薩有信心,要加油,並要我時常回來正德當義工,相信身體會恢復得更快。聽到這些話,我很感動,也很感恩。在正德我得到許多的關懷,每次做完功課,迴向給師父,感謝師父的鼓勵,不斷的給我信心。之前對佛門的一些誹謗,讓我好慚愧,出家人為弘法利生,將自己奉獻給眾生,渡化這麼多眾生,脫離苦海,是多麼偉大的情操,想到以前的無知,更覺罪過了。

 

記得第一次做化療時,因還沒有吃全素而便秘,常會痛到受不了而前往醫院掛急診。現在吃全素,再也沒有便秘的現象,醫生看我狀況愈來愈好,問我說怎麼改善的,我告訴醫生,是依照正德佛堂的常律法師所著作的《抗癌》書上方法去做而獲改善的,並拿一本與醫生結緣,醫生拿起來看一遍,就親自介紹另一位正在做化療的患者讓我認識,要他也能看這本書。可見師父上人這本《抗癌》的功效。後來,我把這位患者,帶到我們正德佛堂請示,她也是照菩薩指示的功課回去行持,並開始吃全素。她告訴我:「我相信妳,看到妳,就好像看到了希望,因為妳抗癌的過程,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。」

 

殷殷期待的興奮時刻--迎接師父上人
記得去年底,聽說師父上人要從美國回來,讓我好興奮,因為師父上人是我的救命恩人,若沒有師父上人創辦正德佛堂,讓我獲得觀世音菩薩的感應加持,就沒有現在的我。於是,我懇切的祈求菩薩,讓我有機會,得見師父上人一面,如此,即使它日真的往生了,也會感到值得了。

 

終於,師父上人從美國回來了,適逢冬天,為了預防感冒,所以我穿很多的衣服、包上頭巾,帶著帽子,雖然每個人投以異樣的眼光看我,但我一心一意只想看到師父上人,根本顧不得這些了。那晚,我如願的看到了師父上人,愉悅的行走於回家的路上,感覺好法喜、好快樂。記得當回到家時,恰巧同修也剛好開車回來,只見他對我投以兇惡的眼光。但此時的我,早已不在乎,因為我真的很開心。我不斷的告訴自己,一定要戰勝病魔,證明自己可以站起來。

 

直到現在,住在上海的父母親,還不知我在台灣歷經一場與死神交戰的大難。距醫生宣判,我只能存活三個月的生命之時間,至今快一年了,我的身體也在逐漸康復中,而正德佛堂更是我最有力的靠山。

 

上人智慧法語的感化力量
每次聽到師父上人開示,是我最大的收穫,上人說:「人生最大的悲哀、不是所有的災難、也不是身體的病痛、更不是生離死別、而是生命將盡、我們的人格心靈卻沒有昇華、那才是最大的悲哀」聽到這樣的開示,總令我感動,甚至激動的想跪下來向師父上人磕三個頭,感恩上人給我這麼多的教導,如大夢初醒,懺悔自己以前浪費這麼多時光。
慈悲的上人為了救渡罹患癌症者,不斷提醒大家,一定要運動,一定要吃全素,還要行持三定法:「定時當義工、定時做功課、定時做功德。」我也期許自己,如果有一天,我的病情真的痊癒,有足夠體力,一定要穿上正德的制服來當義工。即使未來往生不能往生西方,也要穿上正德的制服去見閰羅王,告訴閰羅王至少我還有功德。

 

目前,我的身體已漸漸好轉,今天能穿上正德這件制服,覺得好榮幸、好喜悅,發現自己的生命力愈來愈強,再度燃起生命的火花。如果沒有這些逆境,如果沒有同修強留我在台灣,怎會有今日認識正德、親近佛法的機緣。

 

師父上人說:「人活到一百歲不修福慧、不如活一天勤修佛法。」回顧以往,面對所發生一切,充滿了感恩,原來當時看似逆境的種種,最後是要引導我認識正德,走向學佛之路,體會學佛之後心境的截然不同,生命恍如重新再造。如今我更能理解師父上人蓋建僧伽癌症醫院的悲切,因為救一個癌症患者,等於救了一家人,此刻我深深體會。希望大家一起來成就這件有意義的盛事。阿彌陀佛!

創作者介紹

正德癌症醫療基金會│佛教正德醫院│常律法師

正德佛教醫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