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高興有機會在此與各位分享,我是一位國小老師,從未想到會與癌症扯上關係,那一天被醫生告知病情的感覺至今依舊在我心裡隱隱作痛,縱使如今已度過近七年與惡性淋巴腫瘤共伍的日子,每當我回想起當時告訴同修的情形,依舊會紅了眼眶...但也從那一天起,改變了我對一些事情的看法,更引領我走向學佛之路。

癌找上了我
記得那一刻,當時心裡想著:「不能讓媽媽知道!她會無法接受的!」再看看剛出生未滿週歲的兒子及二歲多的女兒,我告訴自己,我要活下去,否則同修如何單獨承擔未來的生活重責呢?幾次與同修商量,我決定不就醫,由改變錯誤的素食觀念及生活習慣做起,同修則開始鑽研有機飲食來調理我的身體。


當初決定不就醫的想法是-趁自己還能動,多陪陪家人,如果上天還需要我教育更多學生,就會讓我留下來。從書上了解,癌細胞是自己造成的,也是自己身體的一部份,何苦自相殘殺!
我是一個典型的致癌患者-壞脾氣、飲食不當、又不愛運動的夜貓族,企圖心太強...都是癌找上我的原因吧!直到最近,我才知道「它」為什麼找上我。

有癌的日子
為了實踐不就醫的想法,我並沒有離開教育工作崗位,依舊帶著學生到處比賽,透過體育來輔導那些行為偏差的學生,並沒有因病請假調養,所以學校同事並不知道我罹患癌症。但「紙是包不住火的」,爸媽終於知道了,從此展開了一連串的另類療法-問神卜卦、通靈、祭煞、給神明當乾兒子、在神壇當筆生、吃健康食品、特效藥、親朋好友和同事提供的偏方...等,花了不少時間及金錢,唯一比較正式的就是找合格中醫師診治,吃中藥調理,但都未見效果。
患癌的第三年,我聽從中醫師的建議,再到醫院做一次詳細檢查,結果還是一樣,而且全身的淋巴系統都有癌細胞的反應,主治醫師主動幫我辦理重大疾病卡,準備進行化療,但我還是堅持當初的想法並沒有接受治療,只不過利用重大疾病卡,向校長辭去主任職務,轉換成組長兼老師的工作,降低了不少工作壓力,但相對的接觸學生、輔導的學生機會就變少了。
不知是否這個原因,在往後的幾年,腫瘤開始往上長到臉部的右邊,而且日益漸長,臉部在外觀上很不協調,心中開始有些慌亂,換了好幾位中醫師,但仍然愈來愈大,連臉的左邊也開始長了;最後,整個臉腫得像豬頭一樣,極不協調!整個人感覺很笨重,連爬個樓梯都會喘上好幾分鐘。

與正德結緣
身體產生如此的變化,看在同修眼裡很是擔心,她以她的同事在高雄正德佛堂請示的案例,問我是否願意一同前往請示?我心想,以前求神請示都沒效,而且佛教那有在請示的?但是為了免於同修繼續掛心,我勉為答應試試看,於是,同修便幫我安排好請示時間。
當天,我以咳嗽、手痛為由,請同修開車載我前往,對於有些路癡的她,要她開車到目的地,實在有些困難;我大約指示她開到正德佛堂附近,但因沒事先查看地圖,一直找不到正德佛堂,我索性不管了,只見同修一直打電話詢問正德佛堂,就這樣開了很多錯路,才來到正德佛堂。


沒想到,到了佛堂卻因辦理法會,原本約定的時間只好往後挪二個多小時,對此,我心中直犯嘀咕-同修是怎麼聯絡的?有些不高興!吃飽飯後,與同修在三樓等候,兩人相視無語,只有等...。
在等待的過程中,心想怎麼會被癌找上呢?不抽煙、不酗酒、結婚後就茹素、也沒做過壞事...越想越等就越氣,直到有人招呼我們進到佛堂。經過蔡師姊的說明,請示要擲筊,而且還是觀世音菩薩,心中更是納悶又火大...只好由同修代為擲筊,在蔡師姊的導引請示,同修跪著擲筊一個多小時,結果觀世音菩薩指示:自己會罹癌是前世殺業,必須做功課-誦《地藏經》二十五部、《藥師經》四十五部、滅定業真言六萬及做二次超拔來迴向,並且給了藥籤。


結束請示,到了一樓,同修卻有些猶豫到底要不要照著指示做呢?我心想,同修克服路痴的恐懼又長跪那麼久,為的都是我的身體,怎能半途而廢呢?所以,忍著心中不悅,仍回應同修說我願意試試看,同修進辦公室登記冬季超拔法會,每個超拔對象要繳一仟元又要做功課-誦佛說阿彌陀經一遍及念「南無阿彌陀佛」佛號一萬遍,我有八個超拔對象,在金錢上及功課都能接受下,結束了第一次與正德佛堂的結緣。

同修的誠心
回到家中,我對請示的結果仍半信半疑,倒是同修很認真的做功課,只要有空就勤誦經迴向給我,幾乎幫我做了大部分的功課,見此,我自覺不好意思,心想自己也該做些功課吧!就告訴同修,超拔法會的功課我來做...沒想到「南無阿彌陀佛」佛號,看似簡單六個字,念的時候,卻心猿意馬無法專心,一萬遍的佛號要好幾天才能念完!為了吃藥籤指示的藥,我停掉之前的中藥粉,改吃指示的水煎藥,同修的誠心讓我乖乖的吃完指示的帖數,卻越來越咳,經檢查才知道肺部的淋巴腺腫瘤已壓迫到肺部了;這讓我對請示的結果更加懷疑,導致超拔的功課,在前往參加超拔法會的途中,還要請同修幫忙做,直到法會前才做完。


第一次參加佛教的法會,唱誦經典聲中似乎讓我的心平靜很多。而同修自我罹癌以來,一路的陪伴、守護、支持及做功課的誠心,都讓我心生感動,再次來到正德佛堂,我已不再瞋怒,只有心生感恩,感謝上天讓我娶到一位對我這麼好的同修。


法會結束,心想病體應該會好些吧?但依舊如昔,咳嗽、喘的情形一直困擾著我;而同修依舊認真做功課的誠心,也讓我開始試著誦念《藥師經》迴向給自己的超拔對象及自己,誦念中,我瞭解到藥師佛所發的十二大願,而「...復應念彼如來本願功德,讀誦此經,思惟其義,演說開示。隨所樂求,一切皆遂。求長壽,得長壽;求富饒,得富饒;求官位,得官位;求男女,得男女。...」更讓我閃過一個念頭:二十年同學會,即將在寒假中召開,如果能讓我臉部的腫瘤消掉,比較能自在的見老同學,不知道該有多好?這樣的念頭閃過後,咳嗽日益嚴重,中醫師卻順勢改藥要讓我排痰,雙重因緣下,寒假前二天,我在課堂上咳血,甚至是吐血...。

菩薩的靈驗
咳血當天,我求助開藥給我的中醫師,他要我儘快找西醫檢查;第二天,我回到醫院檢查,主治醫師很驚訝我第一時間並沒有掛急診而有些想放棄治療我,但在「死馬當活馬醫」的心態下,他仍然幫我檢查,結果是肺部的淋巴腫瘤被我咳破出血了,隨後,他立即開藥並要我轉診到別家醫院做放射療法來止血,這是我第一次正式接受西醫的治療。接受放射療法及服西藥的第二天,臉部左右兩邊的腫瘤很明顯的消退,照照鏡子,順眼多了,而隔天就是二十年同學會的日子,這讓我很興奮...之前閃過的念頭竟然如願了!而之前藥籤的藥,引發起的咳嗽竟是為此心願完成的重要因素之一,我開始相信正德佛堂的請示及觀世音菩薩的靈感。


同學會中,久不見面的同學、老師們給了我很多的祝福,常見面的同學見到我面相的改變,也覺得不可思議,只是同學會活動緊湊,並沒有一一說明。
同學會結束後,我繼續接受放射療法及服西藥,原本的中藥則退到第二線做輔助,這時臉部左右兩邊的腫瘤日益消退到以前的面相,學校的同事們嘖嘖稱奇,說我治療沒幾天就有此效果,簡直像是動了整容手術!


為此,我主動要求同修再約到正德佛堂請示的時間,第二次向觀世音菩薩請示,仍由蔡師姊導引,蔡師姊見我此面相,甚感歡喜!此次跪著擲筊由我自己來,主要請示有二:(一)能否早日結束放射療法,肺部的淋巴腺腫瘤不再復發,以免要再接受化學療法?(二)是否還有其它功課要做?結果觀世音菩薩指示:照目前的方式服藥即可,並指示喝酵素來補充營養;另外,超拔的對象並無增加,再將剩下的一次超拔完成即可;並指示一些功課再迴向給冤親債主等對象,而過年期間更要來參加「三千佛法會」並擔任懺主來迴向功德給自己。有了前面的感應,這次我們很快就決定照辦這次的指示;蔡師姊也告訴我,如果有機會可以來佛堂分享,如此也有助於病情的改善,我當場就答應了!第三次來到正德佛堂,我心生喜悅。

與癌共修持
年初一,我再次來到正德佛堂參加三天的「三千佛法會」,拜佛中,雙腳雖酸麻,但心卻舒坦,如今我只求像同修誠心念佛,不再求神通,因神通難敵業力。唯有仰仗佛力加持才能跳脫六道輪迴。
正德佛堂的觀世音菩薩度眾方法很特別,除了因材施教,更衡量你的能力,只要有心,絕對是自己能做到的。如果沒有同修的誠心,無法打動我來正德佛堂,無法打動我來念佛,更無法啟發我對佛法的學習。


每次來到正德佛堂總是有那麼多人願意犧牲自己的時間,不求回報到佛堂當義工,難道他們是傻瓜嗎?不是,他們的熱心、慈悲心,也讓我感受到正德佛堂就是不一樣。我終於知道為什麼癌找上我了-我開始覺得疾病也可以是個禮物,在未來的學佛路上,我願與癌共伍、共修持。
在此特別感恩慈悲的蔡師姊為我請示,且讓我有機會表達這段抗癌的心歷路程,希望藉由自己的獻身說法,讓更多人能瞭解師父上人蓋建癌症醫院的悲心及用意,受惠更多癌症患者離苦得樂,且都能和我一樣走上學佛之路。

創作者介紹

正德癌症醫療基金會│佛教正德醫院│常律法師

正德佛教醫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